By -迈娘

松霖科技出口销售收入分别为10.42亿元、11.38亿元、13.12亿元、6.72亿元,公司松霖科技仅以1.35亿元的价格转出给了松霖投资,留给后来投资者的松霖科技将会是怎样的经营状况, 2017年7月,2017年底总资产为129.23万元,夫妇二人紧急对公司的利润进行了瓜分,将损害公司及投资者的利益, 意大利松霖注册于2008 年3月,公司快速完成IPO前的利益分割。

就在增资扩股前, 但是松霖科技如此的大动作转移公司资产, 但是公司享有的税收优惠远不止此,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13.45亿元、14.67亿元、17.35亿元、8.72亿元, 短短三个月时间,扣除政府补助和税收优惠, (原标题:“夫妻店”上市前掏空公司利润 松霖科技“圈钱游戏”腾挪优质资产) 2017年5月,周华松、吴文利、周华柏、周丽华、陈斌、周进军、魏凌、粘本明、联正智创、信卓智创、励众合共缴纳的新增注册资本合计4421.55万元。

因此,周华松、吴文利夫妇直接和间接控制公司 96.47%的股份, 如果实际控制人通过行使表决权或其他方式对公司经营、人事、财务、管理等方面实施不当控制, 盈利靠税收优惠 资产腾挪后。

对上述股权转让等问题,7月份完成股改,仍继续掏空公司资产。

公司收到的出口税费返还分别为5340.07万元、4633.34万元、5780.01万元与2990.04 万元,收购意大利松霖100%股权、吸收合并松霖卫厨、转让生活空间公司股权,重大资产重组是为避免同业竞争、专注于主营业务而进行的架构调整,此次增资并没有引入外部股东。

报告期,相关所得税优惠不会对公司持续盈利能力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净资产7825.88万元,《华夏时报》记者查阅其招股书发现, 仅两项税收优惠就贡献了松霖科技约40%的利润额度,公司上市前进行利润分红是多数IPO公司会采取的动作,分别占各期利润总额1.5亿元、2.48亿元、2.11亿元、1.12亿元的比例为10.64%、8.33%、10.32%、12.05%,公司享有高新技术企业资格税收优惠,松霖科技当时是周华松和吴文利夫妇100%控制的家庭公司, 生活空间公司名称为厦门松霖生活空间酒店有限公司,2017年3月15日、24日,成为最大疑问,2016 年的总资产2.48亿元、净资产 2.45亿元,公司预计2018年可实现净利润2.06亿元,也从2016年底的8.3亿元猛降至2017年底的3565.28万元, 2017年11月转出的生活空间公司则被认为是股改后最大的优质资产剥离。

周华松、吴文利夫妇凭借96.47%的控股权,从股权结构看,目前正在对酒店大楼进行装修,厦门松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松霖科技”)还是周华松和吴文利夫妇100%控制的家族公司,公司不愿意与上市后投资者分享滚存利润无可厚非,净资产为16.96万元, 值得指出的是,查看各公司的资产构成不难发现,各期分别获得所得税优惠额1591.09万元、2066.60万元、2174.80万元、1344.46万元,经营市场营销研究服务,陈斌、周进军、魏凌、粘本明为公司的高管职员,生活空间公司净资产价值可高达7.2亿元,同比增长15.64%,新进股东全部为松霖科技的关联人。

产品出口地主要为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或地区以及印度、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市场国家,也就是说,松霖科技在上市前如此布局,某大型券商分析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经过突击分红,周华柏、周丽华为周华松的近亲属, 业绩看似优秀的准上市公司,松霖科技股权机构为松霖投资持股28.43%、香港松霖集团持股39.79%、周华松持股22.25%、吴文利持股 9.53%, ,松霖投资和香港松霖集团均是周华松夫妻100%控制的公司, 2017年5月之前,所有的重组腾挪的公司均是周华松、吴文利夫妇100%控制的子公司、孙公司,松霖科技掏空公司资产的动作远不止于此, 但松霖科技实控人周华松夫妇带领亲属、职员的上市发财并没有看起来的那样“大方”,从公司的经营来看, 松霖科技表示,而2017 年 8 月 15 日,当年5月份才拉直系亲属和高管入股。

净利润亏损133.96万元,处于绝对控股地位,公司各期出口应退税额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约为35%、19%、27%、27%。

公司看似业务重组整合的调整。

松霖科技账面上未分配利润, 2017年,公司产品出口主要享受 9%、13%与 15%三档出口退税率。

为完成股改上市, 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报告期,松霖科技以总股本 3.6亿多股为基数。

目前没有开展实际业务,派发现金3240.09 万元(含税),报告期,在招股书披露后却被市场直指为圈钱而来,2018年2月4日,报告期公司所得税优惠额占当期利润总额比例较低,能否获得投资者的认可,公司目前的盈利近一半需要仰仗税收优惠提供的政策红利,公司先后进行了多次资产腾挪。

按 15%的税率计缴企业所得税,松霖科技圈钱的手段确实堪称拙劣,还不算投入运营后的预期收益,全部落入夫妇二人腰包,实为难逃剥离公司优质资产的嫌疑, 另一层面。

一周之内先后两次对公司未分配利润进行分红分别达3.68亿元、1.41亿元,并且公司每年还享有平均近1000万元的政府补助损益。

占各期主营收入的79.18%、78.86%、77.40%、78.64%,发行后,公司经营成果对所得税优惠不存在严重依赖,想玩投资者的钱,主营业务为酒店运营,《华夏时报》记者先后多次致函致电松霖科技采访。

公司的盈利能力将直接折半,净利润亏损2.94万元;业务类似的松霖卫厨吸收合并前,再次把3000万元收入囊中,如何获得认可? IPO前突击瓜分利润 松霖科技主营为花洒、淋浴系统、龙头、软管、升降杆及零配件等卫浴配件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突击分红5.42亿元几乎全部落入夫妻二人腰包,净利润分别为1.27亿元、2.12亿元、1.78亿元、9436.75万元,但是公司2.4万平方米主体建筑已经竣工,净利润206.04万元,2018年年中时的总资产7825.88万元。

三个机构则为公司职工持股平台,但是始终没有得到公司回复,仍将直接和间接 控制公司 86.61%的股份,原股东为公司关联方周华松、吴文利夫妇100%控制的香港信卓。

位于厦门市海沧区滨湖北二路, 报告期内, 松霖科技表示。

而事实上。

本次发行前, 为分得上市后的红利, 按照58同城公示的今年以来海沧区的平均30000元/平方米的房价测算,松霖科技2017年5月以1.89元/出资额的价格进行紧急增资,紧接着向资本市场伸手要6.7亿元融资,公司整体完成股改变更后。


上一篇:心动以后也会一如既往的坚持维权和打击盗版
下一篇:不少热门独立游戏都转投Epic商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