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迈娘

澳门回归十周年特别策划

“太爽了,澳门是个天堂”。陈洋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从澳门归来的第一句感受。

2009年12月5日,这个山东小伙子出差到蛇口,正好有一天的空闲时间,他从蛇口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船到了珠海,拱北口岸人山人海的景象让他即刻感受到了澳门的热度。

“持有F(自由行)签的只要加10元钱就可以走旅行社通道过关,可以少排很多队,建议大家还是多花10元吧,要不真的会浪费很多时间去排队,那排队的场面实在是太壮观了,我只有在看世界杯的赛中见过如此牛逼的场面。”陈洋在拥挤中感到兴奋异常。
  像陈洋一样,越来越多的内地人通过珠海进入了澳门。2008年,来自中国内地的访澳旅客达1161万人次,远高于紧随其后的香港、台湾访客。

 

千万游客——拯救一座“要死不断气”的城市

更多

在1999年之前,前往澳门的手续繁杂而冗长,护照的批准程序虽然松动了,但仍然需要有单位或者街道的层层盖章,公务人员显然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前往此地。

澳门回归十周年特别策划

  事实上,回归之前的金融危机不仅将澳门的经济推向负增长,黑道横行的治安环境亦使游客望而却步。其时前往澳门的主要游客来自香港和澳门,2001年台湾的游客超过了145万人,但是令澳门人沮丧的是,大部分人只是过境,绝不在此停留。赌王何鸿燊亦曾对澳门下过“要死不断气的城市”评语。最初的五年里,澳门特首何厚铧忙于救火,重振经济,树立信心。
  2003年7月,中央政府推出的“自由行”政策自然被视为送给港澳的一颗定心丸。当年7月28日开始,内地居民可以申请办理以个人游方式赴港澳旅游。这一政策率先在广东省部分城市推行,后推广至内地的49个城市。

  陈洋赴澳必经的城市珠海,是“自由行”最早开放的城市之一,首年开通即有80万人申请签证,比2002年

激增30万人次。澳门即刻感受到了这种热度,2004年全年入境澳门的内地旅客即猛增66%,其中超过三分之一为“个人游”旅客。大陆的游客增长开始超过来自于香港的游客,成为澳门最大的游客来源地。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澳门经济自此逐步脱离香港的影响,而更加紧密的与广东——实际上是中国内地逐步咬合。

  旅游意味着人流,人流意味着黄金商机,商机意味着多层次的现代服务业。在2003年到2008年中,内地游客数量从150多万迅速上升到1000多万,游客的增长让澳门的酒店业实现了爆炸式增长,酒店从业人员从1999年的6100人上升至现在的3万多人。当然最受益的仍然是博彩业,借助赌权开放带来的大量投资,加上内地游客的助力,澳门在2006年顺理成章的超越了拉斯维加斯。

     

百万赌客——每年进贡2万7千亿

更多

“没有去过金沙娱乐场,不知道什么叫金碧辉煌。”陈洋澳门行的必去之地,除了渔人码头、旅游观光塔、澳门老城等宣传书上标出来的景点之外,赌场是最重要的行程。

澳门回归十周年特别策划

  在葡京酒店的大门口,陈洋只是到此一游式的拍照留念,他最后选择的是金沙娱乐场作为自己“小赌”一把的地方。“别人都是一丢1000葡币,荷包有限,我只能下三百的。”半个小时后,陈洋的1000葡币进了赌场的钱袋。陈洋的选择是大部分初次到澳门开眼的内地人的选择。据多方面的统计,澳门每年超过1千万的大陆自由行游客中,有93%光顾过赌场,至少有10%的人会下注玩一把,这意味着赌场中每年会有至少一百万的观光赌客。据研究者统计,大陆赌客在澳门赌场的进贡,平均每年约2万7千亿元。
  自由行,在赌场与市场中成为一把双刃剑。

  为了遏制自由行所带来的负面效益,从2007年5月起,广州居民办理香港与澳门自由行签证,便只能二择其一。2008年6月,赴澳签注收紧为“一月一签”,7月进一步收紧为“两月一签”,8月再把停留时限从14天缩短为7天。9月将办理香港与澳门自由行签证“二选一

”政策推广至内地所有旅客,10月则进一步把赴澳签证的期限定为“三月一签”,至今不改。

  官方虽然没有解释收紧的理由,但一般相信这是中央试图堵塞资金外流的缺口,当中更涉及非法的洗黑钱活动。由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提供的一项数据显示,每年中国内地通过境外赌博、网络赌博及地下六合彩等各种渠道流失到境外的赌博资金超过六千亿元人民币。

  境外赌博成为中国官员腐败的温床,张宗海、马向东、李为民、李树彪、蔡豪文、伍星葵、黄平方……这些赌场庄家眼中的“大陆豪客”,往往将一个市、县数月甚至半年的财政收入在一夜间挥霍殆尽,以民生之资换取一时贪欢。涉赌贪官屡现,以至于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第二巡视组组长祁培文做出结论:“参与境外赌博的干部百分百有问题。”


上一篇:外媒:澳门多家典当行仍帮大陆客刷卡套现
下一篇:大陆赌神闯荡澳门 《轮盘赌神》6月8日上线